梦游人谣

ぐらりんり君に聞こえるのは僕が知らない声になってく

Homesick/StarAnt

⭐️🐜
过于意识流和欧欧吸就不打标签了 随缘看看吧
引用用的是北岛的翻译



思乡症


我回到我的城市,熟悉如眼泪,
如静脉,如童年的腮腺炎。

——《列宁格勒》



早点回来。
他听见靠在门框上的朗这么说道,语气平淡无奇,像是叮嘱要去上学的女儿在学校要好好听话。
他含糊地应了一声,走出两步又忍不住回头去看。年长的男人仍旧保持着斜倚在门框上的姿势,双臂交叉,通透的绿眼睛里带着温存的笑意。
奎尔觉得自己生了很严重的病。那种前所未有的躁动不安的蜇痛,在他离开家乡的几步之内就开始钻心噬骨,出于某种他还不明晰的原因。他只是有种奇怪的肯定,只要他身后的那个人开口呼唤他的名字,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飞奔到他的身边。



奎尔小时候曾经和勇度探讨过故乡和家庭的问题,也问过为什么勇度没有成家。他记得那时勇度瞥他一眼,脸上的神情和皮肤的颜色一样冷。他说盗猎者从不成家。也许是想到了奎尔还很小的年龄他又弯下身来,粗糙的大手把奎尔毛茸茸的脑袋揽进掌心里,笑出一口白牙。你知道家庭意味着什么吗,小鬼?勇度把奎尔柔软的金色卷发揉得乱作一团,像个淘气的老顽童。老爹告诉你,家庭对盗猎者来说只会是负担和累赘,你要承担的远比你能享受的要多得多。经营家庭从不是找个爱你的人过一辈子那么简单的事儿,而我们——我们有更远的目标和更伟大的任务要去完成。勇度说的那些话奎尔其实早已记不清了,只是勇度的眼神让他记了很多年,蓝色皮肤的半人马星人眼里映射着大半个宇宙里的星河,残忍冷酷的掠夺者从没露出过这样带着温暖的向往的神情。你在骗我,你明明就很想要个家,那是奎尔没能说出口的话。勇度说浪子是没有家的。
彼得.奎尔正是个浪子。



飞出平流层的时候奎尔开始想到很多东西。很多个早晨他在很多年都没听到过的鸟儿的叫声中醒过来时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待在他的故乡地球,有时朗在他身边,有时不在。他想到那些从百叶窗里钻进来洒在他们床上的白色阳光,想到一偏头就可以闻到的朗青色的胡渣上须后水的薄荷香味,想到他永远干净柔软的衬衣领口,卷起来的袖口卷成可爱的褶皱。相爱不总是需要很多理由。朗并不瘦弱,肩却窄小,可以被他一整个搂进怀里,奎尔总是喜欢这么抱着他。年长的男人身体柔软又温暖,带着奎尔从童年时就模糊地向往着的那种熟悉感。他很快想到那个词可能正是「家庭」,像个他注定没法逃脱的诅咒,但这诅咒被加在朗身上再赐予他的时候仿佛就变成了祝福。奎尔想到朗提起他的小女儿时语气里难掩而不自觉的幸福和满足,想起他的书柜里掺杂在工科应用技术参考书里花花绿绿的儿童读本,想起被他收在柜子里的那枚曾经代表着他宣誓的诺言的戒指。奎尔想他好像没有和朗说过他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岁,他并不像个离了婚还有着十岁女儿的前科犯。朗和自己并不一样,人类的寿命有着无法避免的终结,朗会去想他已经度过的人生还尚未度过的人生吗?这一定是个很有趣的问题,对混血神来说当生命的长度跨越时间的范畴,过去与未来的界限就变得失去意义。他想起那枚戒指曾在朗捧着他的脸亲吻他的嘴唇时硌在他的皮肤上,冰凉而坚硬的触感让他握住男人的手将那枚戒指脱了下来。戴着戒指的地方被箍出血液流通不畅造成的一圈深红,他细细地吻那枚血凝成的指环,直到朗的呼吸开始颤抖。他想起朗的腰背和膝窝的柔软触感,想到晶莹的汗珠从朗的下巴和鼻尖落在他的肩膀和胸口,想到那些压抑的嘶吼和混杂痛苦与快乐的喘息,想到一个人,想到家,一个他想建造和守护的家。
家,甜蜜的家。奎尔不懂这个词背后有什么深刻的含义,他回想起他第一次遇见那个男人时就有种深深地感觉,他可以回家了,这就是属于他的「家」。



早点回来。他听见坐在桌旁的朗这么说道,语气温柔,像是嘱咐出门在外的丈夫注意安全的妻子。
朗坐在百叶窗边的餐桌上,右手搅动着碗里的速食麦片,阳光从扇叶的缝隙里钻进来镀在他的发尾和脸颊。男人浅绿色的眼睛像猫一样通透,像是能透过那双眼看到他的心。奎尔用手心贴住盛着麦片的碗,牛奶的温度透过塑料质地传出来,像是他抱住朗的时候所感受到的温暖。家,甜蜜的家,奎尔自言自语道,他觉得自己病了,一种无法痊愈的思乡症,病毒在他意识到相遇即是永别的那一刻起在他的血液和骨髓里一点点扩散。



重力舱开始生效。奎尔睁开眼,那些凌乱的思绪像是随着万有引力被远远地留在了身后。鸟儿的歌唱,白色的阳光,薄荷或者柠檬味的剃须水,猫一样的绿眼睛,从现在起陪伴着他的只有遥远宇宙里数以亿计的星河。皮衣上啤酒的麦芽味还没完全散尽,像是母星唯一留给他回忆那个夜晚的印记。
早点回来,他听见朗的声音混在破碎的电流声里从扬声器里传出来,像是来自外星文明的遥远而不可测的不稳定信号。于是奎尔想他要早点回去,回到他的家乡去,回到那个他日思夜想的温暖的巢里去。他对着数百万的星星发过誓了,大名鼎鼎的星爵从不会食言。



我住在后楼梯,被拽响的门铃
敲打我的太阳穴

我整夜等待可爱的客人
门链像镣铐哐当作响。

——《列宁格勒》

评论
热度 ( 7 )

© 梦游人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