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人谣

=纯
想去哪就去哪。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Suitor

※⭐️🐜

没剧情 短 ooc  低智 只推荐什么都能接受的人阅读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奎尔想。

不就是颜面扫地吗?不就是粉身碎骨吗?那枚精致的小东西现在就躺在他上衣的口袋里,奎尔觉得那里几乎要被烧出一个洞来。

车开得越接近热闹的市区他就越焦躁不安。这还是他第一次一个人开着汽车在地球上乱逛呢,要不是火箭说没人会在求婚的时候骑自行车去他才不会这样大着胆子一个人上街。这跟开飞船的感觉差别太大了,毕竟宇宙里才不会像马路上这样塞车塞成沙丁鱼罐头,奎尔咬着牙想,他发誓等他成功之后一定要把火箭的整张脸都抹成和它的胡子一样的白色。

没错,他要去求婚,奎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用力地呼了出去,像是要把紧张和不安的心情都吹走一样。出门之前他的朋友们还在给他打气,这反而让一向自诩有勇有谋的靠谱男性的奎尔有点为自己的踌躇而羞愧了。所以,正因如此他才一定要成功,无论怎样不能让那些家伙看自己笑话,不然自己领导的面子往哪搁?奎尔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鬼知道奎尔下了多大的决心才作出这个决定。谁都知道他和朗的爱情长跑有多么艰难险阻,他们都不算年轻了,比毛头小子更能区分一时冲动和真挚的感情。他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他必须早点让朗意识到他的认真。

朗听到他的告白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会不会高兴得眼角的皱纹都舒展开来?那双总是温柔地注视着他的绿眼睛,会不会漾起春水一样的波浪?还是说并没怎么有过恋爱经历的中年人会被突如其来的浪漫攻势惊得羞红了脸?这样想着奎尔的心情又雀跃地轻松起来。这份感情在他胸中压抑了太久,而现在他就要找到始作俑者向他传达自己的全部思念。名为斯科特.朗的魔法,令穿梭在银河小半辈子的浪子彼得.奎尔有了停下脚步的理由。


汽车在宽阔的大路上随着车流向市中心挪动,拐过下个路口就是那家奎尔经常光顾的冰淇淋店了,奎尔几乎能闻到奶油和水果的香气,当然还有他的甜蜜爱人。——如果让朗听到这样的形容,准要说他油腻。奎尔关上门锁住车子站在冰淇淋店的门口再次深吸了口气,对着招牌上红蓝两色的芭斯罗缤Logo呼了出去。他像是站上了战场,连街边洒水车的音乐都开始变得豪迈雄壮。胸口衣袋里的那枚戒指的触感几乎透过衣料、他的皮肤和血肉传到他砰砰直跳的心脏里,却让他的心上像是开出了一朵一朵的花儿。小巧精致的冰淇淋店装修得窗明几净,门口的今日特价告示板上的笔迹也写满了繁忙都市里对生活的热爱。他现在也许看什么都像是那个占据了他所有思考空间的同样对生活充满热爱的男人吧。

现在他要前进了,进军的号角已经吹响。奎尔推开门,风铃在他的动作下发出了一阵欢快的歌唱。随之响起的还有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向每个客人都会做的例行招呼,明亮,轻快,充满活力,——带着柠檬和芒果的甜味儿。

“奎尔?”看到这个手脚都有些局促得不知放哪才好的客人朗有些意外,他歪着头耸耸肩,“稀客啊。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上帝作证,此刻奎尔的心砰砰地跳的声音大得几乎盖过了朗的招呼。奎尔不知道自己脸红了没有,如果有的话那一定很丢人。天啊,在朗面前他好像永远是个毛手毛脚做事不过脑子的小屁孩子。

“彼得?”朗有点担心地从柜台后面探出小半个身子来,“你没事吧?到柜台这边来,不然我会听不清你讲话。”

奎尔花了很大力气才想起来要从口袋里掏出那样东西向朗说出那些他酝酿了很久很久的话。谢天谢地。尽管他心里早就在看见朗的那一刻方寸大乱但表面上还仍然表现得既从容又冷静。他的大脑又忍不住开始预想朗听到那些话之后的反应,之前的那些画面此刻加了三倍速地在奎尔脑内不断回放。其中有一个可能是他看到朗接过了那枚指环,郑重其事地戴在了手上。

他成功了。奎尔想着,几乎是同手同脚地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径直冲着朗的柜台走去。他那么骄傲又那么自信,像是班师回朝的战士。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公私分明的店员给了他一个客套的笑容,眼神里却是难掩的欢喜。

奎尔咧开嘴,那枚小小的戒指在他的掌心里被他攥得汗津津地发热。他想说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像喜欢那些八十年代的磁带一样喜欢,不,比它们还要喜欢。你那么魅力迷人,你占据我全部的心灵和头脑,让我没法思考。他想说嘿斯科特,跟我结婚吧,我带你去看整个宇宙的星星和它们的银河,让万亿年来的星光见证我的诚挚感情。他想说我想好了也准备好了,我们可以一起构筑一个我们梦寐以求的温暖的家,一个属于我们的避风港,幸福快乐和满足的源泉,我和你一起。他想说的话有那么多,尽管每次他们一起相处时都有聊不完的话,奎尔还是觉得不够,远远不够,就像人的肉眼不可能计算出宇宙里的星星的全部数量一样。他措着词紧紧地盯进朗的绿眼睛里,这才意识到自己由于紧张和尴尬已经口干舌燥。

于是奎尔最后一次深吸了一口气。




“一份芒果沙冰,谢谢。”他说,像是如释重负。







我觉得还不是时候。奎尔在食指和拇指中间来回转着那枚亮晶晶的昂贵首饰,是卡魔拉告诉他地球人向心仪的对象表达想要结为伴侣关系时都会用这个。看着这个小玩意他会想起很多很多年前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看到妈妈的无名指上也戴着类似的饰物,那凝结着和父亲的深沉爱情的指环直到她永远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为止都一直陪在她身边。这太沉重了,奎尔想,他有点怀疑自己有没有让朗承担这种感情的能力。他们都不是小孩了,可奎尔总是会不安,他太害怕让朗失望了,或许他从来都不想要什么轰轰烈烈而只是想陪着他走完人生剩下的旅程而已。那枚亮晶晶的戒指在奎尔的食指和拇指间保持着规律的翻动,像是他因为想要保持平衡而犹豫不决的心意。


得了吧,伙计。火箭被奎尔指甲和金属碰撞的清脆声音搅得有点不耐烦,嘴上白色的胡须随着动作一起晃动。他只是个地球人,不像你一样有漫长得毫无意义的生命和一半的高贵天神血统。我不知道你还在犹豫什么,奎尔,你再等下去那家伙就快进坟墓了。哦……别生气。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看不下去你这么不像个男人。


斯科特还很年轻呢,至少从心理年龄来说。奎尔有点不快地反驳,我只是不确定他会不会愿意接受这样的邀请。


如果他爱你他才不会介意你求婚用的是戒指还是易拉罐的拉环,你明明就知道。火箭背对着他恨铁不成钢般把操作盘拍得啪啪直响。只要有个你就足够了。足够了。

评论
热度 ( 4 )

© 梦游人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