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人谣

=纯
想去哪就去哪。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星北】百万金鱼之夏

好愛啊。我真的好愛啊

二盎司莎翁:

 
  一个突发奇想。很短的小练笔。
 
 
  和川又纯太太认识两周年了,非常——非常——开心。
 
   
  只是想写一个吻。临别时的吻。少年时代。
 
 
 
 
 
 
百万金鱼之夏
 
 
cp   :  星北
笔者: 良玉
 
 
 
 
 
        深蓝。
 
 
 
 
 
        多年前那个夏天的片段必定是这个颜色,具有蜂蜜沙沙的口感,因为糖精过多而变得苦涩。冰鹰北斗还记得自己那身洗过太多遍已经开始变硬的和服,记得冰淇淋融化奶油滴在手上,记得庙会上一闪一闪的灯笼。奶奶牵着他又湿又凉的小手,教他怎么用小小的网把金鱼捞出水面。回去以后可不能喂太多饵料哦,小北。她愉快的眼睛在风中忽闪忽闪。金鱼吃太多是会撑死的。
 
 
 
 
 
 
        可我很饿了。明星昴流说。
 
 
 
 
 
 
        起初只是简单的嘴唇相接。对方凑近的那一刹那北斗垂在身侧的手颤动了一下,然后顺着空气混浊的纹理攀附上男孩的肩膀。胃里的灼烧感让昴流的动作变得急躁,像是刚从蛹里爬出来就妄图成为标本的蝴蝶。温度持续上升,湿热的黏嗒嗒的吐息包裹住脖颈,北斗的唾液里有牙膏的苦味。零星的火花闪烁,几个模糊不清的概念掺杂部分丑陋的小词敲击大脑皮层。一切量都是时间的累积、所有之前假定过的末日都已自指隙匆匆逝去、电流通过导体会发热、爱,神秘宏大黑暗,永远是诗句中永恒的主题。
 
 
 
 
  
 
        我们在寻求一种爱的感觉,奶奶,你那时候说得不够明白,以至于谁都没有提起警惕。有汗水自昴流头上划落,夏天的夜晚散发着煮玉米的清香,湿度几近饱和。一切物体都在叫嚣着膨胀,若非引力星系团就会以极高的速度向外飞散,再也没有人能把它们抓在手里。
 
 
 
 
 
 
        北斗闭上眼睛。
 
 
 
 
 
 
        事情最开始就如同玩笑。男孩,另一个男孩,十七岁。夏天的到来让空气变得燥热,怪物在黑暗的地方蠢蠢欲动。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某些事情的确发生了改变。街角水泥墙上用油漆喷上去的句子、生理老师单薄的只言片语逐渐开始和很早很早,早到要追溯到人类起源时期的那些事物联系在一起。他们开始频繁错拿对方的水杯,顺着瓶口的纹路舔舐,让唾液在口腔内不断丰沛。再后来他们拥抱,接吻,过电一样的充实感填满彼此的脑海。谁也没有想到喜欢,他们只是饿了,饥饿的人会互相撕咬身上的肉。金鱼是没有理智的,它们会一直吃直到死。
 
 
 
 
 
 
        明星还只是个孩子。北斗有时候这么想,而这个想法让他明白眼前的男孩带给自己的影响比希望中的要多得多。他接吻的时候会无意识的贴近自己,深深的跳动的吐息如青色的波涛,北斗总是有顺着起伏的海水把手从肩膀探到对方橙黄发间的冲动,但今天他忍住了。于是昴流停下来,依旧维持着那个半环抱的姿势,“小北怎么了吗?”声音伴随着节奏被打乱时的轻微喘息,他顿了顿又说,“因为你今天都没有精神哦。”
 
 
 
 
  
 
        他不过是个孩子,尽管他身处少年和青年间面目模糊的状态,头发乱蓬蓬好像某种用错护毛素的小动物。北斗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遇见明星昴流,对方抱着一踏试卷从楼梯转角冲出来,嘴里大喊着诸如“抱歉请让一下”之类的话,然后白卷纷飞,他的脸躲在纸张背后忽闪忽闪。某种有苦味的东西正在发酵,像永生花、不会熄灭的灯、逆光的脸。他还只是个孩子,明亮也危险,灿烂的像个天使,有些事情你不说他就不会知道。北斗悄悄笑了,“没事的话就去睡觉。”墨绿与深蓝交接处他的眼睛染上了浅色的月光。昴流柔软的侧脸有一瞬擦过皮肤。滚烫。很久之后皮肤会还有残留的那种程度的高温,“小北太——可爱了,”声音过于轻快以至于让人以为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怎么办。”原谅和遗忘这个谎言只需要不到七秒钟。“真的”就是某种永远都不会实现的事实。
 
 
 
 
 
 
        “毕业快乐,明星。”
 
 
 
 
 
 
        很多年之后北斗再一次回想起这句道别,那时他已经学会打捞和重新排列组合,将话语杂糅在一起混合出不同的意义。离别因为时间反复冲洗逐渐变得透明好像鱼缸里的水。金鱼、夏天、月光,十七岁的全部。巨大的金鱼在室内飘飘荡荡,飘飘荡荡,旋转的星系。引力没有任何显著的效应,细碎的波浪翻滚着满溢出宿舍楼窄矮的窗户。第一次,第一百万次,一个男孩亲吻另一个男孩,而窗户纸始终是窗户纸。
       
 
 
 
 
 
        晚安小北。昴流的体温自指尖传来,北斗迅速回神报以一个浅淡的微笑,然后慢慢地,慢慢把手抽开,退到了几步外的地方。他们之间的距离和宇宙一起不断膨胀,膨胀,永远继续膨胀,最终星系们以恒常速度相互远离,人们就是那样道别。


  
 
 
 
 
 
       ——剧终——
 
 
 
 
 
 
        我们从不曾听懂闪烁于年少时期的歌曲,也不曾将它整理、为它定义,把它放在手心里,分拆成一节一节的字符。
 
 
 
 
        我们只是歌唱,一直歌唱,或是永远不再歌唱。
 
 

评论 ( 1 )
热度 ( 41 )
  1. 梦游人谣二盎司莎翁 转载了此文字
    好愛啊。我真的好愛啊

© 梦游人谣 | Powered by LOFTER